第零零章 幻法显现启风灵,道赠否卦三日逝(1/6)  旧日极道

    竹外桃花三三两两拔枝开放,野鸭拨动鸭蹼,在那回暖的春江水中游动,不时的发出鸭叫,身后的小鸭也在有样学样。

    坐在学宫凉亭旁,看着游江的鸭子,秦月生心思沉重,

    本该是剑眉狐目,鼻梁高挺,薄唇覆朱砂的俊朗少年,此刻眉头间却愁云惨淡,

    他原以为这是一个仙侠世界,有仙道,有高僧,有狐女,有艳鬼,

    本以为这里可以尽享聊斋,阅微草堂笔记,右台仙馆笔记之丝滑的光怪陆离,以及那旖旎艳丽之幻象,甚至他也向往那书生与狐的畸恋,

    可是在他看到那块木雕后,

    这旖旎艳丽之幻象便如同镜面碎裂那般四分五裂的坠落,捎带手的,差点坠入深渊,

    没人告诉他,为什么这个世界里会有旧日外神,

    如果他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哪里还会去当读书人,

    百无一用是书生,负心多是读书人,如今将要弱冠,他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虽为秀才,可也无用,

    这样的他,又能怎样去面对旧日眷族?甚至,那些妖魔鬼怪都能随意的玩弄他。

    思来想去,秦月生做出了一个决定,

    不读书了,抓紧时间去求道,做个修行中人,毕竟读书救不了玄朝,

    可是他又该去哪里寻到那些修行中人呢?

    “哎,月生,要不要出去逛逛?”同窗好友卓静云问着秦月生,“听说最近城中来了一对父子戏法师,还有一位会幻术的道士,算算时间,他们现在应该正在城中表演呢。”

    望着卓静云,秦月生算是松了口气,因为在昨日的宴会上,卓静云并不在,毕竟他现在看到昨日宴会的那些同窗都是躲着走的,不过听着卓静云的话,秦月生觉得有些违和感。

    “嗯?”秦月生有些犹疑,“父子戏法师?会幻术的道士?”

    “对啊,那对父子戏法师可以攀着神仙藤上天,而那会幻术的道士则可以裁纸化形,可厉害了。”

    他感觉有些巧合,而这份巧合里却有股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因为这所谓的父子戏法师和会幻术的道士和前世所看的聊斋当中志异短篇中有所重合,

    父子戏法师的角色和会幻术的道士都有篇幅描写,只不过其中秦月生记得最清楚的是《种梨》与《偷桃》那两篇。

    “或许···可以搭上一条线呢?”秦月生心中暗想,而后便对着卓静云点着头,

    “走。”

    两人这便正了正衣冠,随后走出学宫,朝着城中走去,毕竟学宫距离城中心并不算太远,

    毕竟现在是休息日,在休息日,学生与夫子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