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鸡血印章(1/6)  雪旗猎猎

    地上砖渣渣里的汗水正是任天仇流下的。

    赤焰毒掌邬烈龙的内功刚烈炽热,修炼时多吸食剧毒眼镜王蛇之血。他又来自南方,多阴雨潮湿,吃辣椒祛除湿气,掌风里多了辛辣成分。

    刚才对掌时,任天仇觉得是一团火焰堵在胸口,于是,提起丹田阴凉之气迎挡熊熊赤焰,凉遇了热,全身湿透,汗水止不住顺着脚流到地上。

    任天仇深吸一口气,说道:“此人今天虽然匆匆而去,但并不慌张,日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开始看到双方人力均等,便跃跃欲试,想一举拿下。”

    “看到沐旗和雪儿赶来,我方人多,他方人少,邬烈龙及时退身,只有内力损耗,却没有受伤。”

    “任庄主,快些休息一下,莫要再说了!”陶宜瀚劝道。

    任天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说着:“不像我,却是肚腹内翻江倒海!”说到这里,他再也支持不住,一口黑血从口中吐出,落在地上,宛如一朵黑色芍药花。

    哎呀!毒掌竟然如此厉害!在场众人心里惊道!干将沐旗没想到赢了的比拼,竟成了输局。

    “爹爹!你不要再说了!”刚才宁红玉身边的那位少女哭着劝道。

    “任老倔,任老倔!你可别死了啊,你要是死了,我们的芍药花儿没人给浇水施肥喽!”两老翁到了这时候还在逗趣,看来是天性使之然。

    原来她是任天仇的女儿任小媛,怪不得观看任庄主和邬老大比拼内力时,神情紧张,一脸的关切。干将沐旗思忖着。

    任伯伯与邬老大相拼,看似任伯伯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