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残阳如血(1/6)  雪旗猎猎

    进了客店,廊檐下模糊的灯影里站着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人,走近一看,原来是明月雪,手里拿着一件罩衣在等着干将沐旗,看见他回来,明月雪的大眼睛格外的明亮了。

    干将沐旗心生暖意,忙走上前,握住明月雪的手,手凉如水。

    顺利吗?明月雪问。

    顺利!干将沐旗答。

    那就早早歇了吧。

    二人遂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日,吃早点时,干将沐旗将昨晚的过程讲给明月雪听,当听到把尿水倒进武师卧房的时候,明月雪乐不可支,笑的花枝乱颤,一脸的顽皮,哪里有大家闺秀的影子。

    何可然一旁听了,也是咯咯直笑,多日来受到的惊吓渐渐远离了他幼小的心灵。

    干将沐旗又把下一步的想法告诉了明月雪,她说那我们就分头行动,之后把县丞何立正救出来,把狗官关起来。

    饭后,干将沐旗到黑城打探矿工家属聚集之地,明月雪安顿好何可然,去了县衙。

    县衙大门敞着,明月雪身子一闪,进了大门,脚下使劲,一阵风似的,直奔县官王喜利的后堂。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