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圐圙猎狐(1/6)  雪旗猎猎

    翌日,从山顶向东方望去,草原尽头,晨曦微露,淡蓝色的天空如洗,一只黄雀站在平顶山上的山丁子树梢,眯着眼睛,似在打盹,万籁俱静。

    有一丝晨风掠过,干将沐旗睁开眼,他的手臂还搂着明月雪的柔肩,明月雪乌黑的长发斜披肩头,如黑缎子般滑溜齐整,发梢上有几滴水珠,晶莹欲滴,干将沐旗伸出手臂将它们拂去。

    小小的动作扰醒了明月雪,大眼睛慵懒地打开,长睫毛轻轻抖动,怕冷似的,又向干将沐旗的怀里靠了靠。

    朝阳红着脸挣脱大地的束缚,跳到远处的草原上,空气顿时暖了不少,枝头黄雀完全清醒了过来,叽叽喳喳地清理着赭黄色的羽毛。

    “小鸟你好啊!”明月雪听见婉转的鸟叫声,一下子从干将沐旗的怀里跳起来,一阵风跑到山丁子树跟前,伸出手臂,手掌前伸,心里默念“粘”字诀,一转眼,黄雀已经在手心里展翅欲飞而不能。

    她把粉色的嘴唇凑在黄雀羽毛上,吹着气,说道:“小鸟小鸟,黄羽毛,抓你在手无处逃。”黄雀站在她的手里,摇摇晃晃,几次想振翅飞起,无奈被她的内力所困,无法挣脱。

    “雪妹,又在调皮,黄雀要哭鼻子啦,快放掉它吧!”干将沐旗不忍心小鸟失去自由,劝明月雪。“我们边吃早饭边商量一下如何歼灭四狐吧!”

    “好的!小鸟自由喽!”明月雪内力一撤,手劲儿化为乌有,小鸟脚爪子立即有了力气,轻轻一踩明月雪温柔的手心,便飞向阳光四射的天空。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