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二(1/6)  北宸门

    凝炁,化分三形,过全身所有大穴后入中心宫停歇,合成一团,颤动嗡鸣,而后失去控制,缩回下丹田中。

    如此反复,次复一次,最终赵红“哗”的长出一口温气,瘫躺在地。

    “怎么感应不到呢?”他嘀咕。

    真炁已经在心口轮转数百回,却丝毫没有触动那丝冰凉温润炁流的感觉,就似乎它根本不存在,一切都是幻觉。

    草!

    赵红暗骂一声,要是华懿不整那么一出,那么他还可能会以为,那丝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不阴不阳的炁流是一种自我迷惑的幻觉,但华懿那一番行为,倒是让赵红认定了,那个炁流绝不是幻觉,它真实存在,并在他受伤时帮助他抵御了很多伤害。

    可为什么一丝感应都没有呢?甚至拿真炁去引动它,催动它也丝毫没有效果,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赵红拿手盖住了自己的额头,拇指和中指用力的揉起了太阳穴,这件事实在太诡异,没有资料参考,真就一点都想不明白。

    这时张知玉蹑手蹑脚,贱贱的溜进了禅思房,赵红抬头朝他一看,就见他作了个“嘘”的手势,赵红立马明白,他这是又捉弄了唐狗一番。

    这间房子建在大殿中的南面,四面关墙,一片漆黑。唯有那扇小门缝处有一丝光线。

    房内铺着两层厚厚的牛皮,牛皮未除毛,像极了毯子。毯子上面放着几张方形坐垫,是棉花缝制,大多垫子坐的时间太长都已经凹陷,坐久了底盘那两块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