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一(1/6)  北宸门

    “黄头让你过去,他现在有时间。”

    前来代话的人有着一双鼠眼,满口黑牙,极度枯瘦的身躯套着一件红绿交织的商贾服装,虽说如此,但难藏满身贼气。

    “一两纹银,引路钱。”他咧嘴笑着,一口黑牙看着怪渗人。

    于侗觉得他应该是个倒斗的,损了阴德,才落得如此下场。

    他扔给黑牙一两银子,黑牙接手后连忙咬了咬,“怎么称呼?”于侗起身发问。

    “姓李,但你叫我外号“黑牙”最好。”黑牙脸笑的收不住。

    见钱眼开的家伙,于侗心想。

    “带路吧,速度快些。”于侗命令道,黑牙转溜着眼睛看了眼于侗背上的铁刀,一点不含糊。

    “爷,这边走。”他收起银子,伸出手作了个指示,而后率先出步,领着于侗在铁髓巷中左拐右拐,最终到了一个赌坊的后门。

    灰色的帘布挡住了入口,于侗看不清里面的状况,他有些警惕的四处探了探,发现周围的巷子口都有一两个人潜伏着。

    “他们是放哨的,防五吟门的检查。”

    黑牙看出了于侗的顾虑解释道,他掀开帘布,示意于侗跟上。

    光线昏暗,嘈杂声四起。

    于侗向来就看不惯这些赌博的人,他的父亲就是因赌博而在他八岁时被追债的人砍死,后来还是赵正替他摆平了这些债务和追债人的恐吓,自此他的母亲便砸锅卖铁,跪着赵正恳求,破例收了于侗做半个徒弟。

    于侗厌恶的扫视了一眼,那些人神情夸张,眼冒“死气”,于侗甚至觉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