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1/6)  北宸门

    “嘿!”南宫邪冒出了一个头。

    赵红没做回应,自顾自的看着书经。

    “怎么,挨打了不高兴?”南宫邪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信封,将它飞了进来,不偏不倚刚好落在案台边。

    赵红心生疑惑,他合上书斜眼看向南宫邪,看的他有些不自在。

    “打你的又不是我,你盯我做什么?”南宫邪翻了个白眼。

    “那你说说我哪里受伤了?”赵红问道。

    南宫邪笑嘻嘻的看着他说:“奇怪我怎么知道的?”他用手刮弄着下巴哼哼道:“好的挺快嘛。”

    “是不是张知玉告诉你的?”赵红发问,在他的记忆中,应该只有这家伙有一张碎嘴子。

    “诶哟,你怎么能怀疑自家师兄呢~”南宫邪扯着个嗓子,故意将声音扯的很细,他侧探过头瞄了眼大殿,悄悄的问:“你师父今天没在?”

    话一说完,一股躁动的炁流吹过,吹的南宫邪抖了个激灵。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赵红越来越疑惑,提羊宫旁人根本进不来,除了张知玉那碎嘴子,谁会透露这里的情况?

    “嘿嘿!”南宫邪依然神秘一笑道:“下次告诉你。”

    说完指了指赵红腹部,驮着木箱转身离去。

    赵红两步向前探头一看,果然,毫无踪影。他心底泛起一股寒气,这个南宫邪,不简单。

    这时白影一闪,华懿出现在书房,他拿起南宫邪扔进来的信瞄了眼道:“是你的信。”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