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1/6)  北宸门

    大雾渐起,秋雨如期而至。

    一丝晨光划破天际,似古神开天,得见生机。

    赵红独自杵立卧室外雨水四溅的阁台边,脑袋眩晕,腹部隐隐作痛。身后呼噜连连,张知玉靠着椅子酣睡,周围洒落着裁剪的药根,他似乎整夜没睡。

    华懿早已起来忙活,李云香撑着一把红色的伞在鸡舍拾着鸡蛋,欢声连连。

    这种氛围带来的感觉,赵红从未有过体验。

    突然,脑中似针刺的疼痛一闪而过,一股冰凉、令人无比舒服的炁流在赵红的身体内穿梭,似流出的清泉被泉眼收回般,缓缓的收进心口。

    又是它!赵红心中愕然,他尝试凝神控制住逐渐消失的那股炁流,然而毫无动静,似乎根本不属于他的陌生感。

    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再次凝神,将意念朝心口探索,不等他有所发现,腹部顿时陷入撕裂的疼,疼的他龇牙咧嘴,惊呼出声。

    “小师弟醒了啊……”张知玉陡然惊醒,他微微打了个哈欠,招招手示意赵红躺下。“快回来躺着吧,你内伤挺严重的,一时半会好不了。”

    说完他起身准备出房,扭了扭胳膊接着说:“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待会让师妹给你端药来。”

    赵红疼的满额冷汗,没作回应。

    倒是奇怪,那股冰凉温润的炁一消失,浑身立马就疼了起来,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赵红心想,他随之盘腿而坐进入冥想,试图寻找下那股炁的踪迹,然而腹部太疼,以至于他完全静不下心来。

    “妈的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