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1/6)  北宸门

    血腥味在空中飘荡。

    赵红躲在客堂门后面,紧张的咽着口水。

    于侗喘气声有些大,他待在门的另一边,手拿铁刀,神色恐慌。

    这是于侗头一次亲身闻见血的气味,应该说是头一回经历如此令人不安的——战事。

    不多时,于侗做好了心里准备,他英勇的朝赵红点点头,然后攥紧着铁刀,蓄势待发。

    赵红用袖口擦去额角冷汗,抿了抿嘴,率先一脚踏出,迅速的钻进堂屋里,于侗紧随其后,脚下似是踩着雨后的水滩般“沓沓”作响。

    时值正午,但堂屋内一片漆黑。不知是未开窗还是采光的问题,在适应一下光线的变化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黑水。

    那些黑水黑里透红,些许粘稠。隐着股股铁锈味,腥臭无比。

    于侗倒吸一口气,差一点惊呼出声。

    再接着,是厅堂中央,三具死尸呈层叠状,一把刀贯穿其中,将他们牢牢的固定在地上。

    赵红稳了稳神,“分开行动,看看别处什么情况,完了在这里会合。”他压低声音指挥。

    “小心。”于侗拍了下赵红的胳膊,弓着腰狗狗祟祟的去了东厅。

    赵红轻手轻脚的向西厅走去,心里暗自祈祷希望别撞见什么人。

    行凶者如此残忍,想必也不是什么庸手。

    好在东南西北四个堂房都无任何异样,唯独这厅堂中黑血黏鞋,那三人皆被断了手脚,看起来格外恐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