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1/6)  北宸门

    阴主静,性沉积。阳性动,主发散。二者相生相克却不相融。老赵头曾经说过,与人对持时,真炁凝聚的越快越占据先手能力,如若不然,就会陷入当下的危机,被对手的真炁困住,而且还是相克的一面。

    可是,话虽这么说,面对这男子几乎瞬发的真炁笼罩,赵红又有什么办法呢?

    怎么逃?赵红暗想,他紧盯着男子,心里不停的想着办法,眼下这种情况,恐怕稍微动一下,面前的活阎王就得给他带走了。

    “我与阁下无冤无仇,你这是做什么?”

    赵红忍住了颤栗,开口发问。在说话间,他便已经开始凝聚起真炁,虽无男子的真炁强劲,至少能让自己不再那么冷。

    男子若有所思的审视赵红,他似是有所察觉,又似是毫不在意。

    “虾兵蟹将。”男子冷笑道,“曹贼还真不把我周仁放在眼里。给曹隶卖命,你做好死的觉悟了吗?”

    赵红陡然僵住,曹隶?那是何人?

    “什么曹隶?”他质问,“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还给我装!”周仁怒喝一声,手腕轻抖,随着抖动,长剑“咻!”的发出一声剑鸣,然后他脚下一蹬,剑指赵红死门。

    赵红下意识的抬起刀格挡,强烈的冲击力震的他手心发麻,他向后退了两步,随着体内阳炁的凝聚,受周仁影响的阴炁已经慢慢消散,行动力逐渐回复。可还未等作出反应,三招剑式就迎面而来,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