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1/6)  北宸门

    暮色微起,北风吹起一丝孤寂。

    苍凉枯林摇动着穷秋的悲鸣,回响阵阵靡靡之音,山间划过一声狼嚎,嚎叫声绵长幽深,悬荡黑河上空久久不散。

    赵红停下了马,竖耳倾听。狼群似乎离他很远,但今晚绝不安全。想到这里,他将干草塞进马嘴里,一边轻抚着马头,一边夹着马肚催促她快跑,轻言:“好姑娘,快,你可以的,再加把劲,把这座山翻过去。”

    如此两下,那匹红马反而一趴不起,不停的响着鼻子。

    她累坏了,赵红心想,头一次骑马到这么远的地方。他叹了口气,抬起酸麻的右腿轻腾下马,稍作活动之后,找到一个不是很整齐的树桩踏根而坐。

    背后是一条一丈宽的清澈小溪,于侗正拿着水袋打水,赵红瞄了一眼他的黄马,横卧在地上,嘴里喷着热气,显然是累坏了。

    “芋头,”他轻唤,于侗转过头望了赵红一眼,手上没作停歇,背上散开的灰色布条露出了泛着日光的铁刀。“我去找些柴火和吃的,记得给红马也弄些水,动作快些,再过两个时辰天就暗了。”

    于侗朝他点点头,咧开了一个简单的笑容,“这山里野味多着呢师兄,再打果子来我可不吃啊。”

    赵红望着斜路上茂密的树林,听了听风声。然后撇了这小子一眼,“盐巴啥也没带,你也不怕吃吐了。”

    “诶我可不嫌嘴,角村待这么久,啥味重的没吃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