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震撼(1/6)  影帝的懒散人生

    玄烨因为路上耽搁,晨课迟到了半刻钟。

    而魏东亭作为玄烨的陪读,在玄烨犯错之时,便要替皇子受罚。

    导演拉着万年,“等会儿你演的时候,要先表现出幸灾乐祸,然后再表现出,对伙伴受罚的不忍心。”

    万年想了想,“那为什么,他不一开始就给魏东亭求情呢?”

    “这个地方是要表现玄烨的童心,小孩子觉得自己逃脱了惩罚,必然会骄傲,会幸灾乐祸。”导演耐心的解释着,对小演员,自己就要把所有的理解给他说明白,这样他才好照着演。“但是,作为魏东亭的朋友,他在看到魏东亭受罚的时候也会表现出同情,这样才能让玄烨的形象更加的立体。”

    万年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明白了,那就听话演就是了。

    万年坐在椅子上,看着魏东亭被他父亲打手板。先是后仰,脸上带上几分笑容,显然是对魏东亭挨打感到幸灾乐祸。但是这里,万年决定加入一些自己的理解。

    若是按照导演的指示,万年此时的表情应当由幸灾乐祸转为对魏东亭的同情。

    但是,万年在这个时候,眼神转动了一下。眼睛的焦点从魏东亭转向了正在惩罚自己儿子的魏承谟,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眯了起来,眼中带着几分的嘲讽,似乎是在欣赏这一场父子之间的闹剧。

    导演立刻喊了卡,都跟你说要那么演了,你怎么还自己乱来呢?陈佳林有些不太高兴了。

    “万年,刚才不都说过要先是幸灾乐祸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