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打工结束(1/6)  重生之商亦有道

    “对,说正事,饭后你们跟柏言去看房,我把钥匙给他,这栋,还有这栋,反正就是五栋里面你们随便选,房租免费。”

    胡二狗心中跟明镜似的,荀柏言说的大事,应该就跟坐在他旁边的女孩有关。既然不懂其中缘由,荀柏言又是实际上的老板,索性交给他自己处理好了。

    在十个姐弟中,属胡二狗最狗,从小到大读书成绩不好,时常被老师打手板留堂,当年的老师敢打人,上课叼着根老汉烟,好不悠哉。

    胡二狗在学校被打,回家还要被老爷子一顿暴打,经常留堂到晚上六七点的胡二狗,一个人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既害怕有鬼,又害怕回家。

    上四年级后,胡二狗胆子大了,决定报复。他在油菜地捡了一个石子,用力朝老师开的小卖部丢去。一连丢了几个。

    小卖部窗口挡风的报纸被砸出几个洞,只见衣衫不整的老师搂着裤子开门东张西望。没一会,小卖部又偷偷摸摸跑出来一个人,那是五年级的数学老师,校长的老婆。

    第二天,胡二狗喊了他的小伙伴一起去小卖部探寻秘密,六七个小伙伴津津有味地透过报纸洞口看里面老师玩骑马游戏。

    这天,校长也在。

    几人互望一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