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蛤蟆的油(1/6)  人与潮

    念力的消耗和补给不成正比,实际情况远比他所想的那样严重。

    从昨夜的战斗后,他就不曾休息过半刻钟的时间。

    外加上此刻这高强度的疏导工作,更是令他的念力一度下探到了谷底,可他还是强撑了过来,咬着牙,硬顶着满脑袋嗡鸣的剧痛,冷静地继续他的指挥工作。

    破碎的记忆在脑海里翻起,他没有来由地想起了久远的以前。

    ....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走,”病床旁的男人在哽咽着说,“算我求求你...”

    “不要离开我啊。”

    “我的娃儿啊,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怎么会这样,”女人跌坐在地板上,“你就把病让给娘好不好,你让娘替你走好不好?”

    “对不起,一切的医疗设施我们都用上了,可还是没能抢救回来...”身穿白大褂的父亲疲倦地对死者的家属们说。

    女人哇的一声就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哭得痛苦不已。

    而他的身边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