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爱的拳头(1/6)  人与潮

    在回贫民窟的路上,陈富贵遇到了很多只已经发生病变的恶犬。

    它们呲牙咧嘴,露出一嘴近乎要爆开的尖锐獠牙,长度大概要比正常的犬类延长一倍有多,深陷在面骨中的眼球同样苍白。

    牙与牙之间的缝隙里低垂的半透明唾液里,甚至还能隐约看到一两缕血水的颜色。

    趴在陈富贵头上的大花猫说,它在这些臭狗的身上闻到了人血的味道。

    它们或许是因为吃了那些死人的尸体,所以才被残留在尸体内的病菌给感染了。

    病变的恶犬们将这两个生物团团围住,陈富贵警惕地盯紧这一双双空白的眼睛,努力压下内心的恐惧。

    他问大花猫,兄弟,你觉得我硬刚它们,有几成胜算?

    大花猫低着脑袋,讷讷地说,喵,你是在问本大爷么,可连你魔法师陈富贵都不知道的事情,本大爷又怎么可能知道啊,本大爷又不是什么神奇的、会魔法的猫。

    陈富贵愣了一下,问它,怎么听你的声音感觉不太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