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成长的烦恼(1/6)  左道江湖

    “小哑巴:

    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我听你说,你跟着杨北寒老头,回去了大雪山下,这就很好,不要老和张楚一起玩,那是个坏人,我不喜欢他。

    而且师兄和姐姐都说,他已经做了很多坏事,还会继续做很多坏事。

    我知道你和他之间的过往故事,也知道你一心想着报恩,你总是说,没有张楚,你可能早就死在碎叶城里了。

    我辈江湖中人,对这种救命之恩,确实要报,但你不能死心眼的就那么跟着他,一起做坏事。

    但除了愚忠愚孝之外,报恩的方式还有很多种。

    我不如师兄那么会说大道理。

    但我最少知道,若是张楚所谓的‘霸业’真的成了,那这天下,就要永无宁日了。

    你上次告诉我,你不喜欢杀人,不喜欢那种血溅在身上的感觉,但学了血海魔功,又有魔刀却邪在,你总是躲不开那种命运。

    我,坦白说,有些理解不了,但姐姐告诉我,人人都有命数,而你的命数,不该是这样的。

    师兄说你是个单纯之人。

    姐姐说你不是个坏人,只是被利用了。

    我呢,我倒是更喜欢那个洛阳城中的邋遢小乞丐,而不是手持却邪时候的你,我不想强迫你,顺着我的心意来。

    但若你真把我当朋友,还是早早丢下却邪,从张楚身边离开。

    你已经为他做了好多错事,你已经为他,将双手染满鲜血。

    你已经不欠他的了。

    姐姐还让我问你,她当初在洛阳城问你的那个问题,你是否有了答案?

    她说你不必回答,只要自己知道答案就行。

    就写到这里吧。

    我要去练功了,我也有好消息。

    缚龙功缺失的剑法,已经寻到了,只是那剑法好难练,那白猴子的竹棍,打人好疼。

    教我剑术的师父,总是告诉我,运剑要随心而行,才能得剑法真意。

    还说我跟师兄待得久了,也染上了喜欢多思多想的毛病。

    若还是这样,剑法是学不好的。

    唉,真是烦恼的很。”

    信纸上的字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