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哎嘿,洗脑!”(1/6)  姓鹿的我,原来儿子叫楚子航!

    “嘟嘟嘟......”脚盆国的治安人员快速的赶到了现场,虽然他们对这些犯罪情况习以为常,但涉及到外国人就不同了,万一是他们脚盆的爸爸国的,到时候出事了,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小片人员。

    来到现场,几位治安人员舒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就不是脚盆的爸爸国的,不过来都来了,他们也没有空跑一趟的道理。

    粗暴的把地上这五个人扶起,“喂,醒醒!”,几番剧烈的摇晃之下,率先醒来的是鹿士郎的两位保镖。

    “所以,就因为一个社畜,我居然被偷袭了!!!”在医院醒来的鹿士郎听着保镖和赶来的冬京外事官的解释,表示真是太阳了老八!

    我身上的资本气息有这么浓吗???一个脚盆资深社畜第一次见我居然能看出来!“鹿君,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给你一个交代!那只社畜一定会被严肃处理,请务必原谅我的失职!”

    外事官的姿态放得很低,没办法,那个秘书醒来后第一时间联系了他还有这边的种花家大使馆,本来这件事就不在理,所以上面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