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去做卧底(1/6)  异道也是道

    “娘,能不能再给我几百两?”

    张遇才带着许些假装的羞涩,向娇娘讨要银票。

    娇娘很慈爱地看了看张遇才,又掏出那叠银票,全部给了张遇才,且嘱咐道:

    “儿子,一定要好好跟着你七叔好好学,你七叔本领大着呐。不要再外面惹祸,钱省着点花。可以多交朋友,但不是什么朋友都去交往......”

    “嗯,娘,你放心,我记住了,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张遇才此时想着该去找叶皓,把张家的决定告诉叶皓。更应该问问叶皓下一步该干嘛,对于张遇才自己来说,全然是没有思路的。

    张遇才很敷衍地应了他母亲几句后,也匆匆离去。

    娇娘只道:“这些男人,永远都不把心放在女人身上。”

    ......

    “叶少,皓哥?”

    张遇才咚咚咚地跑上楼,嘴里且不停地叫着叶皓。

    “哥,这么晚了,张小哥哥怎么还来找你?”

    透过那扇半开的纸窗,月光散入房来。屋内,烛光里一半苍黄,月光里一半霜白。

    叶皓并没应答月儿的问题,听着张遇才是张遇才了,若有所思,瞳孔放大,抿着嘴。

    “月儿,你先休息,明天还要上学呐。”叶皓像个小大人,丢下一句,开门迎上张遇才。

    “哼!不说算了!”月儿对哥哥的不理睬有点生气,就像小女生得不到重视后都会有的那种生气。

    不过,叶皓越不告诉她,她倒是越想知道。琢磨着偷听一下,这两个往常从不做正事的家伙,又想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