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非梧不栖(1/6)  也许我是一只鹤

    几日后,凤兰蔻已可下榻活动,只是气息稍虚,不可劳累。

    萧良丰胸口的些许剑痕已经结痂,在院子里呼呼舞着剑。

    凤兰蔻出了闺房,站在阶檐观看,小英子赶紧端了把椅:“小姐,你快坐着。”

    “你过去,”凤兰蔻纤手一指:“请萧公子来说话。”

    小英子从阶上跳下,去到院中。

    萧良丰诧异的看了一眼凤兰蔻,和小英子走到阶前。

    “兰蔻小姐有何吩咐?”萧良丰提剑抱拳。

    “我看看你的剑!”

    萧良丰双手奉上,凤兰蔻接过去看了看,吩咐小英子:“去取淬凤剑来。”

    “那是老爷……是!”

    小英子取来了剑。

    凤兰蔻双眸含笑对萧良丰:“此剑赠与你,舞了试试!”

    萧良丰接过剑,手指轻抹剑身,欣喜谢过后,一式朝天亮锋,就在兰蔻小姐面前舞起来。

    几招之后,凤兰蔻站了起来:“聚气于臂,剑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

    萧良丰见凤兰蔻肯将自家心法宣与他人,越加专注用心。

    几十招下来后,觉得剑气更深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