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朕,记的(1/6)  魔临

    下山,

    山道的台阶,因为道观的被毁香客绝迹,使得两边的杂草早就蔓了过来,一些地方因疏于打理,也已经斜缺。

    郑凡往下走的速度并不慢,徐徐地走,正常地走,只不过,他是闭着眼睛的。

    但在郑凡的“视野”里,他看见了前方的路。

    尤其是在其前方,领路的田无镜。

    家里有哥哥或者姐姐的,小时候可能会感觉到过类似的感觉,前头,你的哥哥或者姐姐在走,你一边笑着一边喊着,激动地小跑过去,牵起他们的手。

    亦或者,

    茫茫人海中,你正手足无措时,忽然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刹那间,你的瞳孔终于找到了聚焦的位置,整个人,都踏实了下来。

    走着走着,

    郑凡忽然发现,在自己身旁,也有一个人在牵着自己的裤腿。

    低下头,

    没意外,

    是魔丸。

    他依旧是婴孩的模样,但原本天不怕地不怕充斥着一股子暴戾情绪的他,在此时却显得畏畏缩缩的。

    目光里,带着一种恐惧,甚至,不敢看向前方。

    他很害怕,他害怕的,是走在前方的那道身影。

    其实不怪魔丸,就是现在的瞎子阿铭他们,也曾私底下嘀咕过,要是主上是田无镜,那或许不是一种幸福,而是一种大家都难以接受的折磨。

    魔丸的心性里,带着极为清晰的爱恨交加?他很少会去隐藏自己的情绪,因为在其短暂却又“漫长”的人生之中,他其实从未长大过?甚至没体验过“成长”的感觉。

    一颗童心未泯;

    田无镜早就知道郑凡身边有“灵”的存在,这不算特别稀奇的存在,和妖兽差不离。

    按道理来说,他自己和郑凡坐下的貔貅,其实也是妖兽?甚至可以说是神兽的一种,其珍贵度?远在灵之上。

    况且?郢都那一夜,他一个人大战楚国皇宫上方的火凤之灵。

    或许?

    一些事物在常人眼里,会引起惊骇和恐慌?亦或者是贪婪和求索?但在田无镜眼里,

    也就?

    这样吧。

    郑凡停下脚步,

    弯腰?

    将魔丸抱起,然后继续往下走。

    魔丸双手一开始紧紧抓住郑凡的胳膊?而后眉头一皱?似乎觉得这样很丢脸?又缓缓地松开了胳膊,但没反抗被郑凡这般抱着;

    脑袋,伏在郑凡的胸口,是决计不敢回头张望的。

    路,

    继续走着,

    且路,一直是路。

    没有什么两侧发生异变亦或者是走着走着进入了郑凡的或者田无镜的记忆画面之中。

    因为郑凡于上辈子,是亲自做的交割,他会保留上辈子的一些喜好和习惯,却不会再有什么留恋;

    而田无镜,

    他清醒得,

    连走火入魔都是一种奢望。

    可能,这条路和精彩搭不上什么边,但就是这么一阶台阶一阶台阶地往下走,走着走着,心里,开始越来越平和。

    心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